折磨学校

 

  折磨学校

      作者:人间失格


    朋友川口努拓磨和我开始接触催眠术是在我们小学五年级,大约十一岁的时候。

  

  我们在班级里完全不显眼,只是很老实的孩子。

  

  我对运动也好吵架也好都是拿手的一方,读书也是和拓磨完全相反的类型,但是拓磨却很喜欢我,总觉得就像弟弟一样关系很好。

  

  就在那天,我在拓磨家玩的时候,拓磨突然对说出了秘密。

  

  「嘿,努君,除了游戏,想看更有趣的东西吗?」「什么啊,难道捡到色情杂志了吗?」我和拓磨都是开始对性感到有兴趣的年纪。

  

  特别是拓磨,这点意外的和外表不符。

  

  阅读量丰富的他懂得很多色情方面的事,这也是我和拓磨关系很好的理由之一,「不对啦,是在这本书上看见的,催眠术。」「什么嘛,你连这个都信,是笨蛋吗。」听到我说的话,拓磨嗤嗤地邪笑了起来。

  

  「见到这样的事情,你还能这么说吗?喂?诗织姐,拿点心过来。」拓磨大声地对他家隔壁的大学生的姐姐招呼道。

  

  她是个长得非常秀丽的美人,我心里也隐约憧憬着她。

  

  「好的,小努,欢迎来玩,拓磨,点心拿来了哦。」穿着淡蓝色毛衣的诗织姐,端着盛着点心的盘子走了进来。

  

  亮丽的黑发束在脑后。

  

  偶尔会和拓磨一起玩,是个温柔并且善于交谈的人,但是今天为什么会在拓磨家呢?「好的,诗织姐变得非常想睡了哟。好啦,非常的困。」把盘子放到桌子上的诗织姐,被拓磨突然大声喊道,诗织姐的表情为之一变,像睡迷糊了一样,眼睛聚焦在远方。

  

  「好啦,已经要睡着了哦,在这个椅子上午睡,就这样慢慢地进入深深的睡眠。」「?午?睡。」「对,就是这样,无法抵抗哦,因为睡眠状态特别的舒服。」「舒服。」姐姐半开的眼睛完全闭上了。

  

  嘴巴微微地张开着,仿佛漂浮着一样向上擡的头又突然落了下来,垂下了头。

  

  站在椅子后面的拓磨,举起了她的头,使之朝向这边。

  

  「怎样?」这样说着,他看向我,一直存在感稀薄的拓磨,突然变得自信满满。

  

  「诶!啊嗯,拓磨,这竟然是真的?」「不错哦,呐,诗织小姐,你现在已经进入催眠状态了吗?」「是?是,进入了。」诗织姐用微弱的声音回答道。

  

  「进入催眠状态的话,会变得怎么样呢?」「?拓磨君?无论说什么都会遵从?」「诗织小姐会变得怎么样?」「我、?无论拓磨君说什么,我都会去做。」「就是这样,无论什么时候,我对诗织小姐施展催眠术的话,就会进入深深的催眠状态,无论我说什么,被施展催眠术的诗织小姐都会遵守。这样想的话会怎样呢?」「非常的?舒服,高兴。」姐姐的嘴角松弛了下来。

  

  拓磨看向这边,坏笑起来。

  

  「怎么样?很厉害吧。」「我还,还没相信啊。是不是你们两个人在合伙骗我?」「诶—,还在说这样的话吗?那么?诗织小姐,在你处于催眠状态的时候,只要我这样说,你关于以前被催眠期间的事也能想起来,以前,催眠期间,你做了什么事?」「我?在刚刚被催眠的时候?让你看了我的裸体。还做了各种的姿势,让你看了我的各种地方。在那之后,又让你摸了我的胸部。」「做了那样的事吗?」「那是?因为我作为拓磨的催眠术的实验对象,也会非常的舒服,所以也很想帮忙。」「原来如此。那么,这次的实验,要从作为催眠术师的我以外的人那里接受各种检查,没有我的指令,接受怎样的检查也不会醒来。睁开眼来,让面前的小努来帮你吧。」诗织姐痴痴地睁开了眼。

  

  「小努,拜托你了。」诗织这样说道。

  

  拓磨向小努使了使眼色。

  

  说不定拓磨听见了我喘不上气的声音。

  

  「好啦。进行实验的时候,要像平时一样穿着衣服吗?」「不行。因为衣服会起皱,要穿上实验服。」诗织姐她,像完全睡模糊了一样,眯着眼睛,环顾着四周。

  

  「实验服,一直就穿在平时的衣服上面哟,在实验服上面,套着衣服。看啦,小努已经迫不及待了,快点把衣服脱了吧。」「好的,小努,拜托你了。」一直在后面看着的我,还有点不太清楚情况,但慢慢站起来的诗织姐开始唆咯嗦咯地脱下了毛衣,取下了衬衫的纽扣。

  

  我已经暂时忘记了拓磨的事。

  

  诗织姐在我的注视下脱下了衣服,连胸罩和内裤也脱去了。

  

  这是除了母亲以外第一次看见的,柔软雪白的女人的身体,我的目光牢牢的锁在了她身上。

  

  「小努,诗织姐的胸部,想摸一下吗?去试一下吧,第一次要慢慢地触摸哦。」相比一个劲兴奋着的我,拓磨却完全很镇静。

  

  就像真正在做实验的博士一样,冷静地向我做出指示。

  

  总感觉现在我照拓磨说的做的话,我和拓磨的关系也会随之改变,但是这个时候的我,绝对无法拒绝他的指示。

  

  一想起要揉这样漂亮的女人的胸部,我的头也变得非常的热。

  

  刚开始有些害怕,一边注意着诗织姐的神色,一边用手指戳了戳她,诗织姐仍是呆呆地望着我刚刚的呆的地方,我的胆子也开始大起来,双手开始揉搓诗织姐的乳房。

  

  真是非常柔软的乳房,有种股不可思议的触感。

  

  「被我以外的人触摸,也完全不会在意,小努,拍屁股吧,即使用力点也可以。诗织姐被小努君做什么也不会在意,也不会感觉到痛。」「是?什么也不在意。」保持着直立姿势的诗织姐回答道,觉察到已经得到了诗织姐的允许,我拼命地玩弄诗织姐的屁股和乳房,肚子和脸蛋也不放过。

  

  诗织姐即使屁股都被打红了,也完全没有反应。

  

  我对着憧憬已久的诗织姐的裸体为所欲为,诗织姐扔是毫无反应地望向远处。

  

  拓磨看了我一会后,对我说要开始接下来的实验了。

  

  我还开始还在犹豫,结果还是在那天丢掉了童贞。

  

  初体验的对象是诗织姐那样的美人说不定是非常幸运的事,就这样上了诗织姐,又感觉做了非常过分的事,还是有一点后悔。

  

  但是从那天以后的拓磨,和我一起做了更多催眠术的练习和实验。

  

  拓磨的催眠术施展得就像电视和书上催眠术表演一样强大。

  

  说不定是最初的施术者诗织姐是非常容易被催眠的类型,也有可能拓磨天生就有这方面的才能。

  

  自那天以来,在考虑了很多之后,我含着兴奋,不断升级了催眠实验,拓磨也学得了所有的技术和暗示。

  

  诗织姐每天都会来拓磨家玩,然后被催眠,或者喝水醉得不省人事,或者唱歌,或者成为鸟,亦或者成为狗在院子里爬着转圈,成为猴子疯狂的自慰,被我们当成玩具玩耍。

  

  在那样玩着的期间,拓磨的催眠术的能力,好像达到了非常可怕的水平。

  

  虽然我知道拓磨陷入了非常恶劣的游戏,但谁也不能阻止他成为厉害的催眠术师了。